邪恶的喵喵

天界情7

     就在天帝日日忍着精神和肉体上的痛苦时,人鱼泪中的那抹元灵却越来越亮。直到最后一次,天帝献上了最后的心头血……
     璇玑宫上方再次出现了一只凤凰,与齐之侃不同,这是一只火凤凰。最后一次看到火凤凰涅槃时的壮丽情景,还是在天魔大战前的魔界,想不到火凤凰再次降临天界。
      璇玑宫内,润玉看着那飞向远处的凤凰,心里百感交集,最后松了口气:也罢,凤凰本该翱翔九天,如今能看他活着就好!
     虽然旭凤飞走了,最后飞入了魔界!但是润玉还得日日忍受着穷奇的反噬,可以说此时的天帝神不神魔不魔。看着这样的天帝,邝露急得往魔界跑了多次,但都被挡在了忘川河边!“邝露,本座怕是支撑不住了,若是穷奇夺了本座的身,你就杀了本座!本座唯一的遗憾就是临死前见不到旭儿一面。”殊不知他们的对话让门外的齐之侃听到了。
     “蹇哥哥,我想救父帝!你一定很奇怪吧,我应该恨他,可我就是恨不起来!打我第一次看到他时,他的眼里藏着浓浓的哀伤,后来丹朱叔公和邝露仙子讲了他和父神的从小到大的事,我才知道父神是他心中唯一的阳光。如今父帝要死了,可父神始终不肯见他!”
     “小齐,如今只有你去把火神殿下请回来!”“我?可是父神不会想见我的,因为我和哥哥是他的耻辱!”蹇宾叹了口气,他把齐之侃搂在怀里,傻小齐,如果火神殿下真得不爱他们,也不会生下他们,更不会拼尽一身的修为来保住小齐这只傻鸟了!“小齐,我陪你去魔界吧!”“好!”……
     新的一天润玉还在和体内的穷奇作斗争时,一个黑衣人进入了他的寝室。“你来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前火神旭凤。旭凤看着此时狼狈不堪的兄长,心里想恨,却又恨不得。说起来,是父帝母神先对不起兄长。
    “旭儿,快、快杀了我!”能够死前看到心爱的人,润玉感觉死而无憾了。“润玉,为什么?我死了不是对大家都好吗?”“旭儿,你还不明白吗?那是因为我爱你!”“住口,你若再说这等爱我之缪言,我便杀了你!”“就算你杀了我,我也要说,我自始至终爱得是你旭凤!只是我明白得太晚……”“住口,你千方百计从我身边夺走锦觅,却不知珍惜,你对得起她吗?”“旭儿,我对得起她,当年我没有杀了她实属恩典!旭凤,你知道吗?锦觅一出生便服了陨丹,当年她和你两情相悦是因为陨丹裂了。她的陨丹是我修复的!因为我要看看你们的感情是不是真得牢不可破,现在想来,她对你的情意也不过如此!”
     “你住口!”忍无可忍的旭凤拔出赤霄,“你当真以为我不会杀你吗?”“住手,二殿下,求求你!陛下、陛下已经把自己锁了起来了。”“你让开!”邝露依旧固执的跪在旭凤面前。“邝露,你退下吧,这是我和旭凤之间的事!”看着依旧不愿意离开邝露,润玉严厉得说:“退下!”旭凤冷冷得说着:“如果你想让你的陛下成为一具行尸走肉,就尽管拦着!”
      等邝露含着泪出去后,润玉说道:“来吧!杀了我你就抱了仇!”最终,旭凤刺出了那一剑,然后他感觉体内的穷奇在消失,随后是绵绵不断的灵力。“旭儿……”原来是旭凤祭出了琉璃净火帮他炼化了体内的穷奇。“旭儿,为什么不杀了我?”“杀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旭凤惨白着张脸,挥剑斩断了铁链。涅槃的身体本不好,更何况为了帮润玉炼化穷奇,他耗费了大量灵力。他步履蹒跚得准备离开,还没到门口就陷入了黑暗。“旭凤!旭儿……”

天界情6

    璇玑宫内,天帝痴痴得看着手中的人鱼泪,他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再见到他,虽然这只是一缕元灵,可天帝却如同找到心爱之物的小孩高兴得哭了。
     “陛下,二殿下求见!”“侃儿?快让他进来!”“是!”“邝露!”天帝叫住正要出去的女官,“以后,侃儿进来不必通报!”“是!”
      齐之侃进来后,向天帝行礼道:“参加陛下!”看着这个小儿子,天帝伤感道:“侃儿,你在怪父亲!是为父的错,父亲做了太多对不起你们父子的事!所以你至今也不肯称我一声父亲。”说到后来声色越来越低落,“我果然是万年孤独的命理,留不住自己爱的人,儿子也不和自己亲近,自打知道真相,琨儿与我这个父亲生疏了!”“不、不是,我只是、只是不习惯……”看着天帝忧郁的表情齐之侃觉得天帝很可怜,“父、父帝……”虽然那声父帝小如蚊蚋,但天帝开心得笑了!
     他让齐之侃坐在自己身边,并亲手为他整理着头发。第一次感受到父爱的小齐整个人都不知所措,这种情感与在师傅那儿的感觉不同。“侃儿,你想见你父神吗?”“父神在哪儿?”“放心,父帝一定会让你父神回来的,到时候我们一家就可以团圆了!”
      云霄殿内,天帝招来斗姆元君,询问可有法子复活这魂魄的主人!看着人鱼泪珠中的那抹元灵斗姆原君大惊:“陛下,这魂魄太过虚弱,且不久前遭受过重创吧!敢问陛下,此魂魄您是从何处寻到的?”
      天帝恨恨道:“前些日子魔界的噬魂鬼胆肥了,居然敢趁侃儿历劫归来之际夺了他的魂魄,这抹幽魂也是在那儿找到的!若不是他护着,侃儿的魂魄早就被噬魂鬼吃了!”“陛下,臣只能试试!能否成功,臣不能打包票!”“不,本座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本座要他活着!”“那若要折损陛下的修为呢?”“就算是付出本座的命,也要复活他!”“唉!陛下,这抹元灵太过虚弱,就算是陛下舍弃全部修为也未必能救他。”“本座知道了,旭凤必须救!”
      蹇宾抱着昏睡的齐之侃,神情茫然。之前天帝一直在阻止自己见小齐,他没想到现在天帝会让他带走小齐,只是那语气怎么那么像临终托孤。但是他观天帝的气色也不像要归于鸿蒙!“蹇宾,本座把侃儿交给你了,望你能照顾他!”
      “邝露,去拿锁神链来!还有近段时间本座要闭关修炼,任何人不得打扰,政事由太子处理!”等邝露领命而去时,天帝温柔得对着人鱼泪说道:“旭儿,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的!”
     邝露依命取来锁神链时,就见到天帝正在以自身的血滋养那串人鱼泪,而那串人鱼泪正风狂得吸收天帝的鲜血!“陛下!”上元仙子想要阻止,却被天帝喝退。“退下!”直到那串珠子安静下来,天帝才停止自己的自残行动。
       “邝露,把本座锁起来!然后每天由你来为本座放血!”“陛下,你这样会死的!”“不会,本座的命只有旭儿能取!快!邝露,记住,锁上本座后管本座以后如何命令,都不得解开锁链!”说着就拿出一颗元丹吞了下去,邝露含泪锁上了天帝。
     天帝突然闭关,天界众神议论纷纷,许多人都向上元仙子打探发生了何事,但都被仙子化解了。唯有隐隐猜到真相斗姆元君找到邝露:“陛下真得吃了那东西?”“是!”“那可是上古凶兽,陛下有把握可以夺回身体的主导权?”“所以陛下才把自己锁起来!他怕自己被穷奇夺舍,救不回火神殿下,所以才……”说到后来邝露已哽咽得说不出来。“唉!情劫才是万劫中最难过的劫啊!”
     “仙子,父帝发生了何事?”邝露看着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小殿下!你不是和白虎神君走了吗?”来来人不是别人,就是齐之侃,跟在他后面的是蹇宾。“仙子,父帝他怎么了?”“小殿下,陛下正在救你的父神。我们不要打扰他!”“我可以去看看天吗?”“不可,这样你会让陛下分心的。”“那好,我在这里等!”“小齐,这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我们先在这里住下可好?”齐之侃点了点头。蹇宾轻声道:“麻烦上元仙子为我和小齐收拾一间屋子吧!”邝露想了想,若是发生了什么事,也许他们能帮上忙,所以便亲自带人去收拾一处偏殿。
小剧场:
大龙:邝露,收拾两间屋子,把那只心机虎和侃儿隔开!
邝露:现在跟我说话的是陛下还是穷奇?
饼饼:仙子,是穷奇!你想,陛下先前让我带走小齐,就已经承认我这个儿婿了,怎么会棒打鸳鸯呢?
邝露:有道理,陛下也曾说过,他被锁起来后讲得话是不作数的!
大龙:……蹇宾,你给本座等着!等本座出去整不死你!
穷奇:你把身体的主导权给我,你那小儿子怎么会被那只心心机虎拐走?
大龙:你想用我的身体跟旭儿卿卿我我,做梦!
穷奇:……我只是想回魔界!
大龙:果然是在肖想我的凤凰,魔界可是旭儿的第二娘家!
穷奇:……
    
      

     

天界情5

    齐之侃的历劫似乎出了什么问题,本该回归的他并没有醒来。这可急坏了元始天尊等人,原来齐之侃这次历劫本是意外,而且是很狗血得那种。那天他无意逛到轮回台那儿,看到十二生肖之首的鼠仙家的崽子白糖正在欺负一只小奶猫,身为毛绒控的齐之侃该出手时就出手……然后两打架的熊孩子就这么掉下了轮回台。
     “天尊,小齐他出了什么事?”蹇宾搂着齐之侃很焦急。天尊掐指一算:“不好,侃儿的魂魄被锁魂阵给困在了魔界!”“什么?本座这就去魔界!”说完就准备走却被天尊拦住了。“忘川河边有一条界线,没有天帝的命令天界的人谁也跨不过去!”沉默令人窒息的沉默,谁都知道魔界是天帝的伤心地。“我去求天帝!”蹇宾说着就要进宫。“我和你一起去!”
      璇玑宫内,一派宁静,正在小憩的天帝突然心神不宁。“陛下正在休息,你们不能进去!”天帝身边的第一女官邝露拦住了想要面圣的两位天神。面对美人,蹇宾丝毫没有怜香惜玉感,正要强行闯宫,却被天尊拦住了:“仙子,想要陛下失去自己的儿子,你尽管拦着!”邝露大惊道:“太子殿下出了什么事?”“不是太子,是另一个!”
      “你们随本座进来!”门口传来了天帝的声音。一进门天帝挥手让闲杂人等出去,屋里就剩下了他们三人,“怎么回事?为什么说本座会失去另一个儿子?”润玉问道。过了一会儿,天尊说道:千年前,二殿下生下了一条龙后堕尘,其实当时他体内还有个孩子,只是那孩子灵力不足,生下来时就是一颗蛋。为了这个孩子,二殿下舍弃了自己所有的修为才堪堪保住他,然后自知时日不多的二殿下把这颗蛋托付给了臣,他怕陛下会为难这孩子!这孩子一直休眠在蛋中,直到五百年前才破壳而出。然后臣以师傅的名义收养了这个孩子。”
      “你、你是说齐之侃是本座的儿子?”天帝很激动,怪不得自己对这孩子有好感,但一想到这孩子有危险,天帝焦急得问道:“现在这孩子怎么了?”“他的魂魄被困在魔界的锁魂阵内。”“随本座去魔界!”
     当齐之侃终于醒过来后,他发现自己睡在了一张大床上。“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反应了很久,他才发现提问的是天帝。齐之侃想要行礼,却被天帝一把按下:“你这孩子,人刚醒就免了那些俗礼吧。”齐之侃感激道:“谢谢,陛下,这里是哪里?”天帝悲喜交加道:“孩子,我是你的父帝啊!对不起,这些年一直不知道你的存在,苦了你!现在你就安心留在父帝身边,让父帝补偿你!”齐之侃懵了,自己醒来多了个爹,他都不知怎能形容此时的心情。
    整个六界除人间外都被一消息震动了——天帝又认了个儿子回来!不愧是先天帝的种,果然风流成性!可哪知后面还有更劲爆的,天帝刚认回的二殿下居然是元始天尊家的凤凰,而且和太子乃一母同胞。于是各届纷纷猜测太子生母的身份。最主要的是天帝似乎很宠这个儿子,为了他不仅亲下魔界,还直接灭了噬魂鬼。那些曾经对天尊落井下石的人,开始担心自身安危了。哪知,还有更劲爆的——在众人胡乱猜测二位殿下身世时,天帝却出了罪己诏。其大致意思是自己的所做所为伤害了自己最爱的人,那就是自己的弟弟也是自己的天后。
      璇玑宫内,齐之侃好奇得看着眼前不知道多少岁却依然脸嫩的叔公——原来传说中的月老一点也不老。丹朱没想到自己还能有个小侄孙,更没想到这么多年小侄孙就在自己身边却不自知,天尊那家伙瞒得可真是滴水不漏。丹朱很喜欢齐之侃,大大的眼睛盛满了星光,一笑两个酒窝好像装着醉人的甜酒。最主要的是这个侄孙的心性最像自己的二侄子,有一颗赤子心。丹朱暗暗决定一定要给这个小侄孙牵一份好姻缘,给他配个温柔贤惠的妻子。
     齐之侃醒了,但蹇宾一点也不开心,原来天帝把他和毓骁列为璇玑宫禁入人口,至于那个突然来的勤快的白糖,天帝大手一挥直接让他禁足在家,面壁思过一百年。
    太子啟琨面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弟弟,想的人太好了,天家血脉有人延续了,让那些盯着自己催婚的人可劲的折腾自家弟弟去吧!嗯,不过这个弟弟好可爱,作为哥哥当然得替他把好弟妹那关,容貌得是上乘,还温柔体贴,最最重要的是得对自家弟弟要绝对忠贞!嗯,那个向熙不错!
 小剧场——
晨翔:哥,有人抢我蓝朋友!
裘振:乖,我去捅了他!
   

天界情之现代人间恶搞篇

    齐之侃拿着手机看得目瞪口呆,连旭凤在后面叫了好几声都没听见。最后还是旭凤拉了拉他才使他回过神来。“你这孩子,发什么呆呢?”“父、父神,我、我……父帝、蹇哥哥……”此时齐之侃已经语无伦次了。
     旭凤叹了口气,然后拿起手机,齐之侃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见旭凤看完视频,深吸一口气,然后把手机一丢笑着说:“侃儿,父神带你去魔界度假,听你鎏英姑姑讲,魔界已经开发出许多新奇的玩意儿!”
     傍晚,被父子俩抛弃的翁婿回到家只看到空荡荡的房子直觉不好,当他们看到手机里的那个视频时,这一对翁婿彻底黑了脸……
     “为什么这个视频会被他们看到?”润玉快抓狂了,“完了!完了!旭儿误会了!”“小齐,你回来,这只是演戏。”蹇宾此时恨不得去死,自己脑子进水了才会去当演员的,脑子抽了才会去接《终极游侠》这部戏。
     没错,蹇宾在人间的名字叫马振桓,职业演员;润玉在人间的名字叫罗云熙,职业演员。至于让旭凤父子俩看到的视频(b站上真有)正是这对翁婿同时演得一部戏《终极游侠》里的一个片段,Evan正要壁咚女主角,最后却吻了罗云熙,而最最狗血的是罗云熙最后还主动吻了Evan。
    两人风风火火得赶到魔界。“旭儿,你开门啊!那只是演戏,我怎么会真得亲蹇宾那只厚颜无耻诱拐未成年人的货色,要不是侃儿护着他,我早就让他魂飞魄散了。”里边传出冷冰冰的声音:“我知道,反正天帝就从来没看清过自己的心意。”“不是,旭儿,你听我解释……”
     另一边的情况则要好得多,蹇宾万分委屈道:“小齐,是不相信我了吗?你知道拍完那场戏,我用洁面乳洗十遍脸,脸都快脱皮了!”“咦,父帝和你真亲了?”“没有,只是借位!”不得不说蹇宾的求生欲很强,“我有洁癖,除了小齐其他任何人近身我都不舒服。所以拍完戏我都要洗一下,我的身上只能留下小齐的味道……”还没说完就吻上了那甜美的唇……(喵喵:“大龙学着点,看看你儿婿,情商就是高!”←_←天帝不屑一顾:“他这也就骗骗那些笨……蛋……”天后平静得看着他,天帝改口道:“不是,我是说那只心机虎太会钻空子,居然趁儿子未成年就来刷存在感,太不要脸了!本座当时就应该制定一条天规——禁止诱拐未成年仙谈恋爱!”)
    第二天,《魔界小报》——天帝居然和白虎神君有奸情,父子俩为同一个男神反目成仇,天后因婚姻破裂回魔界准备同天界开战!
     收到八卦的天界,“不是吧?我看天帝不是那种神!”“这也不是不可能,你要知道天帝是一条龙!”“龙又怎么了?”“龙本性淫……咳!我是说龙族是很风流的!”……

    

天界情之天帝的自述

     《天界情》本就是《香蜜》和《刺客列传》的糅合物,但主蹇齐,所以不适者忽略!因此篇主润旭,所以打上润旭,又因为故事情节是《刺列》,所以打上刺客列传,但本章没有蹇齐,所以就不打蹇齐了!至于以后还有没有,我不知道😅
   当年天帝还只是个不受宠的夜神大殿,天界对他来说步步危机,可就在这危机中他的弟弟就像是一团火温暖着他,也如同一道屏障处处护着他!但是大殿下却从没敞开过心扉,因为弟弟是天帝天后的嫡子,而自己不过是天帝在外面风流的产物。可自己偏偏是长子,真身是一条龙,所以天后处处提防他,想要害他——因为弟弟是火凤凰!
      可就算如此,弟弟一直对自己很恭敬,甚至护着自己。他清楚得记得当年弟弟的话:“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得罪你夜神大殿就是得罪我火神!”润玉想就这么过下去也是不错的。
      然而冥冥中自有变数,是从何时起,他和弟弟的感情变了,是从那个叫锦觅的被弟弟带上天还是天后杀了自己的生母甚至祸及整个洞庭水族?
      他只记得自己的未婚妻和弟弟两情相悦时,他恨!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锦觅,为什么你还要跟我争?所以他开始潜心布置,直到自己大婚那日,自己的弟弟来抢亲。那一天自己不是应该开心吗?自己得到了一切,可为什么看着自己的弟弟被锦觅杀死时心会痛?他清楚的记得弟弟临死前的那滴泪——“你可曾爱过我?”“未曾!”锦觅冷酷的话预示着自己得到了一切,可为什么自己却开心不起来?
      后来弟弟重生成了魔尊,他和弟弟还有锦觅之间依旧纠葛着,直到锦觅身死。为了救锦觅,他付出了一半的修为,后来锦觅醒了,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何不适。可就算如此,锦觅的身体已不适合孕育仙胎。此后,大臣们不断上奏让自己纳天妃!自己不是一生只要一个锦觅吗?
     心烦意乱的天帝为了一绝后患,想到自己的弟弟是不死的凤凰,于是他强迫了自己的弟弟,他冷酷得说道:“只要诞下龙子,本座就放你自由,孩子跟着锦觅你也可放心。”“你就不担心生下的是凤凰?”讽刺的语气,“若是凤凰,你如何向世人交代?背德乱伦!”“本座不会让锦觅知道凤凰的存在,你最好祈祷你产下的是龙,这样你还能早点解脱!”
    后来弟弟拼了半条命生下了一条难得的金龙,那天的情形他记得很清楚,悲泣的凤鸣响彻云霄。然后一只火凤跌落尘世。抱着手里的小龙,天帝就觉得自己的心空了。他并没有把孩子交给任何人,后来他把锦觅送回了花界。他给孩子起名啟琨,亲自教养太子。到这时他才不得不正视自己的心声——自己从始至终爱的都是自己的弟弟。只是那份爱太过卑微,卑微到骨子里,所以就冷了。
     后来自己找遍六界,都没有弟弟的消息,好像弟弟从来就没有存在过。“旭儿,你到底在哪里?我错了,我从一开始我就应该向你表白。当我看到你和锦觅两情相悦时,我就像一个胆小鬼疯狂的嫉妒着,到后来我迷失了初心。”可回答他的只有孤寂……
————————————————————————————
喵喵:天帝陛下,你要相信我,这不是he(划掉)这不是be!我一定会把凤凰还给你的,你看我还给了你一个可爱的小儿子😅
大龙😡:赶快把本座的凤凰毫发无损得交出来,否则本座让你进天池畅游一番!
喵喵😱:别呀,喵最怕水了!
大龙:那本座的天后?
喵喵(狗腿):很快、很快!

天界情4

    毓骁恶狠狠盯着齐之侃身上的人形挂件,如果可以他现在就想把人丢出去。“你怎么来了?”蹇宾不在乎道:“要不是小齐要来,谁会来你这儿!”没错,齐之侃终于来天狗族做客。本来毓骁很高兴,谁知齐之侃身后还跟着个大形挂件,齐之侃到哪儿,那挂件也到哪儿,完全没有机会和师兄单独相处,更别说来个表白什么的!
     “师兄,改天我带你到花界去玩,就我们两个!”毓骁趁蹇宾被自家老哥拖住,趁机对齐之侃说道。“花界?”齐之侃有些好奇,“你在花界有认识的朋友?”花界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花界是不会让外人轻易进去的。“我的本体是雪莲,所以我也是花界的一分子!”毓骁说着就得意的现出自己的真身。
      齐之侃目瞪口呆,半天才说道:“你、你不是天狗族吗?”毓骁微笑道:“我母亲是花界的。后来和我的父亲相恋,婚后有了大哥和我。大哥继承了父亲的血脉,而我继承了母亲的血脉!”“所以你是狗尾巴花?怎么长得像颗白菜?”摆脱毓埥赶过来的蹇宾搂着齐之侃说道。“蹇宾!”毓骁一字一顿得说道,“我想忍你很久了,还有把你的爪子从阿侃身上挪开!”“本座要你忍了吗?”“你……”
    “小齐,若是想去花界,我带你去!只是花界并非外人想象中那般美好!”蹇宾对天界和花界那点破事还是有所而闻的。齐之侃摇了摇头:“我想去人间玩。以前我常偷偷去人间,可还没好好逛过这人间呢!”
      热闹的京城大街上,三个白衣公子惹得路人纷纷侧目,更惹得众多姑娘家的芳心乱撞。齐之侃像个孩子似的停在一个卖糖画的老伯面前欣赏他的作品。老伯看他喜欢,就给他做了个凤凰。齐之侃接过金色的糖画,往身上摸了摸,拿出了块金砖给他就要走。
     “这、这位小公子,一根糖画要不了这么多,老朽找不开,你还是把金砖收回去吧!”“可我只有这个!”齐之侃很为难,他恋恋不舍得把糖画放回原处,突然两个铜板递了过去,蹇宾笑道:“抱歉,舍弟不常出门。”晚了一步的毓骁则狠狠地瞪着蹇宾,拉着齐之侃的手往前面一处人多的地方走去,蹇宾一看,立马黑了脸,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把齐之侃拉进来后,毓骁是后悔的,因为此处正在抛绣球招亲。毓骁拉着齐之侃就走,可是退路已经被拥挤的人群挡住了。“别急,既然来了,我们就全当看热闹!”蹇宾说着就默念了句口诀,一道结界罩住了他们三个。当那位富家小姐拿出绣球时她的目光一亮,随后向蹇宾抛出了绣球。人开始疯抢绣球,但这一切与蹇宾三人无关,他们只是看热闹的。
     那位富家小姐有些哀怨得看着鹤立鸡群的三个人,人群中只有他们没有抢绣球,可偏偏他们三个长相气质俱佳。终于代表天意的绣球砸中了匆匆路过的黑面书生。那位小姐自然是不愿意的,而那位书生也无心风月,自然也没把此事放在心上,见主人家要求归还绣球,也没多想归还绣球后就回到了客栈。
      象征天意的绣球再次抛出,可有很多人退了出去,因为他们被刚才那幕寒了心——说什么天意,还不是嫌贫爱富嫌丑爱美!蹇宾冷笑道:“这才叫天意,本可以做状元娘子,却自己放弃了!”齐之侃不解得看着蹇宾,蹇宾解释道刚才那人是文曲星下凡。随后蹇宾说道:“我们走吧!”至于那象征天意的绣球砸中了谁,他们一点也不关心,他现在只想带齐之侃好逛逛。
       但是他们谁也没想到几日后(人间),会碰上有人状告状元郎悔婚。气不过的齐之侃当时就上前替那状元郎仗义执言,再加之当时又有很多人证,是非曲直自然一目了然。对于齐之侃等人,状元郎是感激的。可等他回过头,已不见了这个年轻人。状元郎有些可惜无缘结交,殊不知不久齐之侃下界历劫,二十年后成了他的左膀右臂——那一世齐之侃在人间的名字叫展昭!
   

    
     
      

赐婚13

    为了把戏做足,身体好转的蹇宾高调得带着新欢去逛大街。天知道他有多不愿意啊!这该死的街怎么还没逛完!其实他身边的慕容离也不好受,你能想象身边不断飘出的怨气,偏偏还要在人前装恩爱的感觉吧!
    珍宝阁,京城最大最好的饰品店,出入此间的多是京中权贵。“这位公子真有眼光,这个发冠是本店的最新款式。很适合公子的气质!”见慕容离正在欣赏一个华美的黄金小发冠,店小二赶紧上来招呼!”慕容离嘴角抽了抽,他可不指望蹇宾会买下来送给他。但是戏还是要演的,只见美人轻笑道:“王爷,都是因为阿离,害王爷王妃吵架了!王爷,不若买个礼物给王妃吧!”在外人眼中这是示威,绝对的示威!但蹇宾心中一动,他扫了眼那些发冠后说道:“爱妃果然懂事!只是这个发冠太过浮夸,不适合爱妃。”说着拿起了另一个做工精致上面镶着一颗红宝石的发冠说道:“这个才适合爱妃!”说着就让人包起来送到王府。
    就在蹇宾和慕容还在休息间喝茶水时,慕容听到门外几个小伙计在八卦:“王爷对这离公子是真宠,不但买东西,还称他为爱妃!那个发冠可不比这黄金发冠便宜,那上面的红宝石是极难得得!”听到这里,慕容嘴角又抽了抽,要不是为了演戏他真想大喊声:“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是买给我的?若真是买给我的,怎么会送到王府去!还有他口中的爱妃可不是我!”
   “少爷,今儿天气真好,要不我们出去转转吧!”张姨觉得趁某王爷不在,正好把自家少爷带出去透透气,说不定能遇上个合眼缘把她家少爷这荒唐的婚姻给搅黄了。齐之侃想了想,自己确实许久未出门了,便同意了。
     大街上,齐之侃和张姨宛若一对母子,只见他们不时得看看这个,望望那个。临近中午,两人在太白居可偏偏这时候却遇见了煞风景的——太子蹇宇。
    面对蹇宇的邀请,齐之侃忍着拂袖而去的冲动不得不虚与委蛇。只见蹇宇一派斯文败类的样子:“好久不见,齐王妃越发英姿飒爽了,只可惜我那弟弟太过糊涂,放着眼前的风景不要,居然宠幸一个伶人!”“太子殿下谬赞了!”齐之侃轻笑道,“王爷要宠幸谁那是王爷的事,之侃只要打理好王府内务就好!”
     见齐之侃不为所动,太子痛心疾首道:“谁都知道王妃你为王府劳心劳力,可我那不争气的弟弟居然带着伶人到珍宝阁挑礼物,还闹得满城皆知!现在外界都在传我那弟弟想将他扶正,你说这不是丢我们皇室的脸吗?”
      齐之侃冷笑道:“茶楼天天有人在说书,太子殿下不会也相信这种谣言吧?左右不过一个伶人罢了,等王爷的新鲜劲过了,就又会来个新人。可这正妃的位置可不是谁都可以当得。殿下,您说对吗?”
     此时齐之侃不知道他的表现有多霸气,连蹇宇都被他震撼住了。目送着离开的齐之侃,蹇宇才缓过神来,他轻笑道:“看来蹇宾后宅不宁是事实!就是不知道这最后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呢?”“殿下,无论是东风还是西风,等蹇宾一死,最后还不是您的!”“哈哈哈哈!说得好,那个离公子艳冠京城,本宫还真相尝尝。至于齐之侃这匹烈马,驯服起来一定很有成就感!”
    此时躲在暗处的两人脸黑了,那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翻脸的蹇宾和执明,原来此处也是他们的情报楼。至于慕容离脸上一派平静,一点也不生气……就是有一段时间太子因火气太旺,口长脓疮,后来经过御医调理,才恢复过来!

弟弟22

      蹇家举行婚礼那是严格按照中国统仪式来的,从礼服到婚宴的坐席安排,再到婚礼仪式及时间的安排,那是严格的秦汉标准。婚礼的时间被安排在傍晚。
      婚礼上,蹇齐二人身着黑色的汉式礼服,跪坐在一张桌子的两头。中间跪坐着的为他们主持婚礼的司仪是钧天德高望重的老人——翁彤,他可是两代帝师,如今虽已年迈,可仍旧教导着太子啟琨。足见蹇家有多重视这个内主人。
     自此一来,世上也没人敢轻视齐之侃,说他攀龙附凤。更何况齐之侃的父亲又是个战斗英雄,当年也是一方传奇。所以虽然齐之侃虽然和齐家那些奇葩亲戚断了,但他父亲可有不少老部下老朋友的,如今这些人可都身居要职。
      婚礼仪式结束后,宴席正式开始了。作为小辈兼齐之侃的发小,陵光自然和公孙钤坐到了一桌。两人多年未见,气氛有些尴尬。好在他们还顾忌这是好友的婚礼。“爹地,我要吃那个!”陵小包子指着公孙面前那盘西湖醋鱼。
     公孙正准备动筷,听到陵小包子的话,就把转盘转了过去。“咦?公孙你不是最爱西湖醋鱼吗?怎么……”公孙笑了笑:“孩子喜欢,就让孩子吃吧!”看到公孙一副慈父样,仲堃仪调侃道:“这要让不了解情况的人知道,还以为你才是这孩子的爹呢!”
     殊不知听到这句话,陵光心中一紧,为了掩饰眼里的慌乱,他不断投喂着自家儿子。“光光,你再喂下去,你儿子要撑死了!倒是你自己到现还没怎么吃过东西呢!”孟章实在看不下去了,照陵光这种喂法,他干儿子很快就可以见阎王了。
   这时候陵光才注意到儿子抗议的小表情。“对不起!”陵光有些尴尬。“没关系,爹地,我喂你吃!”小包子颤颤巍巍得夹起一块牛柳递到了陵光嘴边。看到儿子如此贴心,陵光笑了。
      那一边公孙钤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一点点酸涩,又有一点点幸福。“羡慕啊!羡慕就找人生一个!”仲堃仪拍了下公孙,同时又感慨道:“我还以为蹇宾和齐之侃算早了,想不到有人更快,连孩子都有了!”一旁的执明也对慕容说道:“阿离,我们也生个孩子吧!”正在吃鸡的慕容差点让鸡肉噎死,他瞪了眼执明:“想什么呢?我们还没结婚!”听到这句话,执明眼都亮了:“这么说阿离是在向我求婚!好,我答应!”说着就把慕容抱起来转圈圈:“太好了,阿离终于向求婚了!”
     一边的瑶光公爵感慨道:“想不到我那谪仙般的儿子也有主动的时候,看来是真爱啊!亲家,我们什么时候办婚礼?”天权公爵看着旁边傻乐的儿子:“自然是越快越好!”
    看到这幕,此时慕容的内心:……这深深的套路,是煎饼上身了吗?
与正文无关的小剧场
     恭喜执萌萌打败煎饼荣获钧天套路王的称号,奖品是慕容离。陵小包子意外得获得了最佳钧天助攻!
   

     

天界情3

    自打齐之侃涅槃重生后,天界是议论纷纷。因为自打千年前天帝兵变篡位后,天上已无凤凰。而因为凤凰一族的隐退,从此凤凰已成为传说。虽说四圣兽之一的朱雀也属凤凰一族,但千年前的那场兵变也使得朱雀族的地位很是尴尬,所以从此如非必要,朱雀从不离开自己的封地。
    想不到千年后,天上又出现了凤凰——鸿鹄(鸿鹄:凤族,白色,属水,居于西方)。更想不到的是这只鸿鹄一直长在纯阳宫而无人发觉。若不是这次混沌的偷袭,只怕这个秘密会一直隐瞒下去。众神都在看天帝会如何处置纯阳宫,更有与天尊不对付者迫不及待落井下石。然而天帝并未责罚天尊,只是找了个理由把那只白凤凰留在了宫中,不让任何人见。
      此举使得众神哗然,难道天帝看上了这只小凤凰,想要把他收入后宫?这一议论自然也传到了蹇宾耳里,他怕天帝真的会如传言那样,毕竟天帝这家伙孤寂了万年,后宫别说天后,连妃嫔都没有。更何况他也担心天帝会对小齐不利,毕竟自打天帝上位后,凤凰一族就被打压着,因为当年天帝为了那个位置对自己弟弟那是毫不留情,听说天帝的弟弟是整个天界对唯一对他好的人,处处护着他。那可是天界唯一的火凤凰啊!天帝都能将其毁掉,只因前天后杀了天帝的生母。他想去找小齐,但无奈璇玑宫把守严密,天帝更是设下了层层结界。
     “陛下,臣想去看看小……齐之侃。”这已经不知是蹇宾第几次向天帝请求,但无奈天帝就是不松口。天帝冷冷地说了句:“那小家伙虽说醒了,但体质太虚需要静养,还是不要打搅得好。”“陛下,臣只有见到人才可放心!”“你在担心什么?”“齐之侃是臣的婚约者,臣自然是担心他的。”蹇宾不卑不亢道。““本座记得你与那齐之侃初次相遇,你们什么时候有婚约的?”“回陛下,这并不是初次相见,臣与他相遇时他还是个孩童,婚约正是那时候他亲口许下的。”蹇宾说着就变出了一光球,里面正是小小的齐之侃抱着一只小白虎对另一个孩童说:“他是我媳妇,未来的媳妇!”
    看完这段记忆,天帝静默了许久方才说道:“这是孩童的戏言,怎可当真!”“陛下,对臣来说这并非戏言,我们白虎一族一旦认准了伴侣就绝不改变!”“可本座观那小凤凰对此事并无印象!”“陛下,臣不知是什么原因天尊封了他的记忆,但不管怎样,臣一生只认定他了!为此臣会变得更强,到时候臣会把最好的都留给他。”
     听着这一番剖白,天帝陷入了沉思。他想起自己登位前也曾对那个人说过自己想要变得更强,到时候他想要什么,自己就给什么!可时事境迁,一切都变了。自己登上了这九天的最高位,却也失去了最重要的——万年孤寂,自己始终逃不开这命理!
      璇玑宫内,蹇宾一进去就看见齐之侃坐在床榻边不知在想什么。“小齐!”“神君!”齐之侃一惊赶紧站起来,结果身子虚弱差点摔倒。蹇宾赶紧过去扶住他:“小齐,在想什么这么入神呢?”“小仙想师傅他们了,可天帝陛下不许出宫。神君,您怎么来了?”蹇宾不满齐之侃与他的生分,他把人搂在怀里:“傻小齐,自然是陛下放我进来的。还有小齐,以后叫我蹇哥哥!”蹇哥哥?齐之侃震惊得看着眼前的人:“可是您与小仙之间地位……”“我不管,小齐亲口承诺要与我成婚的,可不能耍赖!”“我、我真得不记得了!”“我可以等,等哪天小齐自己想起来!”
     说实话,天帝对齐之侃挺好的,他并没有传言中那么可怕。可有一点就是在身体养好之前不准出璇玑宫的大门。好在天帝为了让他安心养病,允许他的师傅师弟来看他,当然也包括那只心机虎。
     “神君很闲吗?怎么又来了?”毓骁是怎么看蹇宾怎么不顺眼。只见蹇宾微微一笑:“本座当然忙了,毕竟本座上面没有做牛做马的兄长。但是现在对本座来说,媳妇的事最重要!”蹇宾给齐之侃剥着葡萄顺便开启投喂模式。“我、我自己来!”齐之侃觉得整个脸都在烧。蹇宾没说话,只是露出宠溺的笑容,然后拿起一块桃肉往他嘴巴里一塞。齐之侃一愣,感觉唇齿间香甜,顺势吃了下去。
     在一边的毓骁实在看不下去了,冷冷地说道:“我们家阿侃什么时候成为你媳妇的?”蹇宾似乎陷入了甜蜜的回忆,然后慢悠悠地说道:“那年,小齐把我搂在怀里亲口允诺的,对了见证人还是你这个师弟呢!后来我和小齐就一直同床共枕直到因为某个人,我们才被迫分开!”说到最后一句时,蹇宾狠狠瞪了眼元始天尊。
    “你就是当年那只肥猫啊!可我记得阿侃说那只一无是处的喵是他媳妇,他可没说他是你媳妇!”呵呵,我当时就应该把那只肥猫扒皮拆骨!“那正好,媳妇伺候自己的夫君是天经地义,所以本座不但要伺候小齐饮食起居,还要侍寝!”“你……”毓骁气结,什么叫脸皮厚,今儿算是见识到了!
      在水镜这儿看戏的执明目瞪口呆,他拉着一个红衣美人说道:“阿离,你总说我脸皮厚,但是这才叫脸皮厚的新境界。我和那块饼相比,真是小乌见大乌!”“就是!”在一边看戏的仲堃仪委屈得附和道,“这才叫真正的禽兽呢!这才叫调戏未成年人!”“仲卿什么意思?”孟章眼一瞪,“仲卿是对本座的面龄不满,还是对本座的长相有意见?”“不、不是的!我只是感慨神君青春永驻!”
      “阿、阿骁,你别生气!蹇哥哥逗你呢!”“你叫他什么?蹇哥哥?”说到最后三个字,毓骁都咬牙切齿了。“呃……我……是他让我这么叫的,说这样显得亲切!”“是嘛?那你叫我一声骁哥哥!”“那怎么行?你是我师弟!”齐之侃反驳道。一听此话,毓骁如泄了气的球,齐之侃说得好有道理!

      
  
    

被屏蔽的《哑哥儿》完结篇,如此隐晦的描写也能被屏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