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的喵喵

哑哥儿6

      回京的路上并不安全,蹇宾拔掉了凉国打入天玑军的钉子,重创了凉国想要偷袭天玑军的计划,所以他们想要杀掉这个心腹大患。
    在经过一片树林时,先行的蹇宾一行就遭到了他们的袭击,刺客们的箭像蝗虫一样向他们飞来。那些箭目标很明确,大部分都是飞向蹇宾,看来凉国此次是铁了心要除掉蹇宾这个心腹大患!正在奋力抵抗的齐之侃赶紧和起他侍卫把蹇宾护在中间,突然一支箭飞了过来,齐之侃躲避不及,左臂中了一箭。虽然很痛,但齐之侃依旧咬牙坚持着直到援军的到来。
     刺客终于被消灭了,蹇宾他们终于送了口气,由于体力透支再加上受伤,齐之侃终于坚持不住了,眼前一黑,昏迷过去。“小齐,小齐……”昏迷前他仿佛听到蹇宾的声音。
      齐之侃做了个梦,他梦见齐钥了,他爹爹齐钥神情依旧是那么温柔。齐之侃笑了,以为他爹来接他了回家了。他乖乖巧巧的跟着齐钥走,齐钥拉着他走过一片黑暗,突然前方出现了光明。突然,齐钥直接把他推向那片刺目的光:“小侃,那才是你回家的路!”
     不要,爹爹!不要丢下我!睡梦中齐之侃流下了眼泪。看着齐之侃流泪,蹇宾很心疼,他不知道小齐梦到了什么,但是他知道小齐一定很伤心。“那孩子的烧退了吗?”蹇宾的爹爹安辰进来问道。“爹爹,已经不烧了,可是小齐他还没醒!”蹇宾很着急。安辰听后把了把脉,然后说道:“不要紧了,毒已经解了,最迟明天就醒了!宾儿,你出来下,我有话对你说!”
       蹇宾和他爹来到外屋,这才发现他父王也在。只见他爹一脸严肃的问道:“那孩子你打算怎么办?”“什么怎么办?”蹇宾还没反应过来。“哼!那孩子是哥儿,你不会等他醒来还继续呆在军营吧?这让他以后怎么嫁人?”安辰丢下了颗重磅炸弹。“哥、哥儿?”蹇宾已经被他爹的话给炸晕了,怎么可能?他家小齐武功高强,会铸剑,还会兵法,怎么也没办法和娇滴滴的哥儿联系起来!(喂,饼饼,你这样形容哥儿会被你爹打的!)
    安辰一脸嫌弃得看着自家儿子:“你和那孩子相处那么久,就没发现一点蛛丝马迹?”经过这一提醒,蹇宾这才想起来小齐没和大家一起洗过澡,总是半夜偷偷跑到河里洗澡,如今想想这一切都可以说通了。蹇宾不紧不慢地说道:“爹爹,这一切还得等小齐醒来让他自己决定!”蹇贤看了看自家夫郎和儿子,假咳了一声说道:“宾儿,你先去照顾那孩子吧!”
      看着蹇宾离开,安辰兴奋地说:“蹇哥,钥没死!还生了个这么可爱的孩子,快准备准备,我要把他接来和我们一起住!”“辰儿,齐钥五年前就去世了!”蹇贤遗憾道。“去世了?既然当年活了下来,他怎么舍得丢下孩子?”“听堃仪说齐钥身体一直不好!看来当年到底还是伤了身子!”沉默了半晌,安辰开口问道:“堃仪呢?”“去接仲荀夫夫了!”“蹇哥,我想让小侃住我们家!”“那要等仲荀来了后我们一起商量吧!还有一件事你必须做好心理准备,小侃生下来就不会说话!所以堃仪那孩子一直在操心他的婚事!”“哼!那就让小侃成为我们家的人!”“……辰儿,你问过儿子的意见吗?”“他能有什么意见?”(饼饼:我没意见!就让小齐上我们家的户口!)“好好好,就算儿子没意见,但总要问问小侃吧!他要是对儿子没那意思呢?”“所以我才要让他住我们家,让他和宾儿多相处相处!”“……辰儿,你怎么就那么执着与让小侃成为我们的儿媳妇?”“怎么,你有何不满?”“没,我只是听说堃仪那孩子挺中意公孙家的孩子。”“我不管,小侃必须是我儿媳妇,当年我没能嫁给钥,我儿子必须再续前缘!”“……辰儿,哥儿和哥儿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蹇贤扶额道,差点忘了自家夫郎当年可是齐钥的铁杆迷弟之一。
     齐钥当年可真是一个传奇,当年他瞒着身份,领导齐家军碾压凉国,愣是把一个蒸蒸日上的国家给打趴回去了,老实了好一阵。为此京城里年轻的哥儿一半都想嫁给他,另一半已经结婚的则非常嫌弃得拿自家夫君与齐将军比,越比越后悔,我为什么要这么早嫁人!
    齐家的门槛都快被京中大大小小的媒人踏平了。无奈的齐老将军不得不说出自家小儿子是个哥儿,希望能为自家小儿子找一个汉子。可谁知这不但没有减少那些哥儿对自家小儿子的迷恋,还流传出了一句话:此生若能嫁于齐小哥儿,便死而无憾了!用我们现在的话讲就是:哥儿与汉子在一起,那是为了繁衍;哥儿与哥儿在一起那才是真爱!因此齐钥当年拥有一大批的迷弟(哥儿)和一大批的情敌(汉子)。就在汉子们猜测谁能收服这个妖孽时,齐钥却嫁人了,只是他一生的悲剧也开始了……
     齐之侃从昏迷中醒来,看到这是一个雅致的房间,他坐起来有些迷茫。“小齐,在想什么呢?”蹇宾一进来看到在发呆的小齐。听到蹇宾的声音齐之侃急忙站起来,可毕竟大病初愈,所以身体还很虚弱。眼看小齐要摔倒了,蹇宾赶紧过去扶住他:“受了伤就不要乱动!”看着小齐无辜的眼神,蹇宾咳了一下搂着小齐说道:“仲伯父他们就要到了,你不想他们担心吧!”
      突然,有人一脚把门踹开来。“蹇宾,放开我弟弟!”蹇宾回头一看居然是太子啟昆,冷冷地说道:“小齐什么时候成了你弟弟?不要乱认亲戚!”“他就是我弟弟!”看到齐之侃啟昆的眼睛红了,像!太像了!和记忆中的脸一模一样!“小侃,和我回家!我不会再让你受苦的!”“太子殿下,你确定现在有能力保护小侃?”随后赶来的蹇贤问道。“我……”最终啟昆还是被蹇贤夫夫劝了回去。齐之侃则一脸茫然得看着蹇宾,而蹇宾心里则有些隐隐的猜测——想不到小齐的身世如此传奇!

     
       

重生之蹇贤思齐30

     逍遥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突然北方匈奴来犯,蹇宾和齐之侃急匆匆赶回了京城。这次匈奴来袭出乎蹇宾意料,因为上一世北方一直是遖宿王毓埥亲自镇守,即使是安王生乱时,匈奴都一直很安分。只是这一世随着自己的重生似乎产生了什么变数!
      朝堂上,众人正在争论抵御匈奴的人选,突然一个少年进来自请领兵去抵御气势汹汹来犯我中原的匈奴人,那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齐之侃。蹇宾看着自行请战的小齐,心里五味杂陈——他的小齐是优秀的,这点他一直知道。可是内心深处他情愿小齐是一个庸才,这样就可以把他绑在自己身边,让他哪也去不了!“齐之侃不是那些关在后宫的庸脂俗粉,他是一只翱翔九天的凤凰。”卫庄曾说过的话在蹇宾脑海里响起!
       “哼!黄口小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小小年纪就敢性口雌黄,这国家大事岂可让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嘻戏?”胡庸上来就斥责齐之侃。蹇宾刚想反驳几句,却听齐之侃不紧不慢地问道:“敢问胡大人如何看待霸王项羽、江都王刘非、大将军霍去病和唐太宗?”“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齐之侃继续说道:“霸王项羽十六岁立下灭秦之志;汉江都王刘非十五岁请战平定吴楚七国之乱;霍去病十七岁随卫青击匈奴于漠南;唐太宗李世民十八岁带兵救下隋炀帝,十九岁劝父反隋!自古英雄出少年,胡大人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吗?”“这……这……你这是强辞夺理!”
   “好!好一个自古英雄出少年!”龙椅上蹇战不由赞叹道。“齐之侃打仗是要死人的,你当真不怕!”只见齐之侃跪得直直的如一棵挺拔的松树:“属下愿往!”“好,着齐之侃为我天玑国上将军,即刻率大军痛击匈奴!”
      翌日,太子蹇宾拉着齐之侃的手说道:“小齐,本宫亲自替你更衣!”“太子殿下,这……万万使不得!”蹇宾阻止道:“本宫说使得便使得!”当蹇宾为他的小齐批上战甲的一霎那,他的心是揪着的,本想重活一世可以护住小齐,可谁知却还要让十五岁的小齐上战场来守护这天下。“小齐,甚好!”
      当蹇宾把壮行酒端给齐之侃时,他眼里是不舍得!齐之侃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拱了拱手说了句“末将就此别过”后转身就要走。“齐将军,保重!本宫在皇城等你凯旋!”齐之侃顿了顿说道:“太子殿下,末将不退匈奴绝不回朝!”
       齐之侃离开后的第五天,蹇宾抱着一只虎斑猫在发呆,那只猫是小齐救下的,小齐很喜欢它,给他取名“虎子”。“太子殿下,这是我们刚收到的情报。只是不知对方是敌是友!”蹇宾看后冷冷一笑,看来安王到底还是做不住了,只没想到还真会勾结匈奴,连蹇氏家训都不顾了——蹇氏家训:可犯上作乱,绝不可卖国求荣!幸亏自己早有防备早在小齐身边安排了人,这次绝不能让小齐出事!“紧盯安王府和胡府!”“是!”
      与此同时,遖宿王府也收到了神秘人的情报,毓骁看后冷冷一笑:“墨池,看来有些人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只是这递消息之人是何意啊?”
       胡府一处偏远小院里胡歌冷冷问道:“消息已经给他们了?”“是的,公子!”“那齐小公子那儿可安排人保护?”“已安排妥当!”“下去吧!”“是!”“小齐,我会保护你的,不管以后我们是否有缘,我都会护着你!”如果你仔细看,他竟然就是那醉仙楼上那位儒雅的公子!

哑哥儿5

       当齐之侃从宿醉中醒来,头痛欲裂,他使劲揉了揉太阳穴。“以后再也不喝酒了!”齐之侃心里道,“安昊呢?他去了哪里?怎么不叫醒我?”“齐之侃,王爷找你!”突然一个侍卫过来,“跟我走吧!”
      当侍卫把齐之侃带到书房后就退下了。书房内空无一人,齐之侃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他安安静静地等着天玑王的到来,只是宿醉后遗症似乎还没过,齐之侃又用手中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突然身后有两只手指轻轻替他揉着太阳穴同时一个温柔的声音说道:“小齐,头还痛吗?”本来以齐之侃的武功完全可以发觉身后有人,可这不他昨晚上喝醉了,今天早上起来头不断的抽痛,所以完全没有发现身后有人。
      身后突然冒出个人,齐之侃立即紧绷着身体,然而一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他放松了身体。他急急转过身想要问安昊去了哪里,可当他看到安昊的衣着时,他跪了下来——因为那是天玑王的服饰。
      “小齐!快快请起!”蹇宾哪舍得齐之侃向他行跪拜礼,他赶紧将他扶起来。“小齐、小齐是不是怪本王隐瞒了这么久?”蹇宾心里很忐忑,毕竟自己隐瞒身份在先。齐之侃赶紧躬身表示自己不敢。蹇宾皱着眉头说道:“小齐与本王生分了,本王记得小齐以前不是这样的!”齐之侃此时有多痛恨自己不能说话,他只是想要表忠心啊!
     看着齐之侃急红了一张脸似乎想要说什么,蹇宾按着着小齐的肩说道:“小齐,别急,先听本王说。本王因着身份从小就没什么朋友!(其他王:那我们算什么!摔!)本王看到你后就想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和你做朋友!(喵喵:小齐,他说谎,他是因为怀疑你是奸细才来接近你的!饼饼瞪眼:你说什么?喵喵怂:没说什么!您继续!)可是安昊是不存在的,小齐本王就是想以蹇宾的身份和你结交,但又怕小齐知道后离我而去!可小齐到底还是与本王生分了!”说到最后蹇宾的语气有些落寞。
      齐之侃听到这里鬼使神差的将手抚上了蹇宾的额头,想要抚平那眉间淡淡地哀愁!蹇宾握住他的手急切得问道:“小齐,你不会离开本王吧?”齐之侃眼神坚定得摇了摇头同时心里说道:我会跟在您身边保护您直到您不再需要我!
     将士们发现自打齐侍卫来到王爷身边,王爷的脾气好多了,再也不动不动就乱扔东西,只要是齐侍卫在场,王爷的脾气就会有所克制,再也不飙冷气了。有时将士们要去向王爷汇报军情都会问一句:齐侍卫可在?(饼饼:很好一个个都把小齐当成免死金牌了是吧!将士们讨好:王爷与齐侍卫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饼饼笑眯眯:是吗?你们下去吧!这次就算了,下次注意!)
     在和小齐的相处中,蹇宾发现他家小齐(方方土瞪眼:谁家?)真是难得的一个人才,不但会铸剑,还具有军事才能,是个难得的将才,可惜他不会说话,不然就可拜将了。每每想到这里蹇宾就会有些难过,小齐的才能不该被埋没,他合该是将星中最亮的那颗!
      “小齐,明天就要回京了,高兴吗?”齐之侃兴奋得点了点头并表示:回京后就能见到仲大哥,太好了!蹇宾噎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说道:“听说仲公子也是个妙人,本王倒是很想见识一下!”说到这里,隐隐有些咬牙切齿!
     

哑哥儿4

     “小齐,我那儿有一瓶好酒,走陪我喝酒去!”刚当完值安昊搂着齐之侃的肩边走边说。齐之侃表示不想去,因为他从没喝过酒。可是安昊搂着他说道:“走吧,小齐,就当陪陪我!偌大的军营子我就只和你交好!”安昊说得还真是实情,不知道为什么安昊对其他人都是一副高冷的姿态,唯独对齐之侃那是恨不得一天到晚黏在他身上。连当值都要和他一起,也不知巧合还是什么的,他们俩每次当值居然都在一起。
      安昊先给齐之侃倒了一碗酒,又给自己倒了一碗后端起来说道:“小齐,我先干为敬,你随意!”说着就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齐之侃喝了一口,发现这酒闻起来有带着桂花味,很好喝,不知不觉就把一碗喝掉了。
      安昊很自然的为彼此添了酒,端起来抿了一口,放下问道:“小齐,你为什么来当兵?”正在喝酒的齐之侃顿了一下,然后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安昊又为他倒了一碗,继续问道:“是不方便说吗?”齐之侃喝了一大口后放下,随手捡了个树枝写道:报恩!“报恩?”安昊很疑惑,然后他看到小齐继续写了很多,从中了解到原来他爹爹逝世前曾对他说天玑王曾对他们有救命之恩,所以要他以后若是有机会就一定要还报了这恩情!刚好这次来村里征兵的是天玑王的队伍,所以他就顶了李爹爹家儿子的名额。
       “小齐,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天玑王并不记得救过你们这事,所以你完全……小齐?”这时候安昊才发现齐之侃已经睡着了,他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小齐,醒醒!这儿凉,我们回去睡!”可是醉酒的齐之侃睡得很死,根本叫不醒。安昊叹了口气说道:“笨蛋,不能喝还喝这么多!”说着打横抱起齐之侃就往营房内走。那温柔的口气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将齐之侃安置好后,安昊坐在床边呆了好久,然后消失在了暮色中。
     玉楼,蹇宾冷冷看着眼前秀恩爱的两个人,被他冷眼看的红衣男子有些不自在了,但是那个穿黑衣服的不在意得搂着红衣男子说道:“喂,煎饼别放冷气了,你冻着我家阿离了!你这样是没有哥儿会看上你的!”蹇宾只有两个字:“东西!”
     执明好奇地问道:“奸细不是已经抓住了吗?为什么还要查他呢?”蹇宾冷冷得看着他,那眼光都快冻死人了,执明抖了抖搂紧身边的人说道:我查到的和你差不多。”蹇宾继续冷冰冰的看着他。“嘶!你别在放冷气,我说还不行吗!”执明抖了抖,“你家小侍卫还真是一人才,他当兵之前是铸剑师这些你都知道了,可是你却想不到他小小年纪就已铸出了名剑!”看着蹇宾疑惑的表情,执明继续说道:“你还记得年前裘振公孙还有阿离各得到了一把剑,那就是出自你家小侍卫之手!”
     这时红衣男子突然开口:““蹇王爷,有机会我想和齐公子认识一下。想必他是个妙人吧!”此言一出,执明和蹇宾的脸立马黑了。
      得到了想要的,蹇宾立马离开了。看着蹇宾离开后,执明开始翻旧账:“阿离,你心里怎么能有别的汉子呢?”慕容:……“哼!阿离,你想结交齐之侃,还赞他是个妙人!”执明不高兴。慕容微微一笑,然后在执明耳边说了几句。执明一听愣了一下:“真的?”“嗯,是孟王爷告诉我的。”“小孟章?呵呵呵!这下有好戏看了!到时候真期待包子的反应!”
     
 
     

     

重生之蹇贤思齐29

      蹇宾和齐之侃在避暑山庄玩的很开心,可是避暑山庄再好那也是皇家重地,所以相比起民间到底少了几分人气。蹇宾一边给练完剑的齐之侃擦汗一边说道:“小齐,我们出宫玩吧!”“这……”齐之侃有些顾虑,不是他不想去,而是蹇宾身份贵重,万一他在外面出了什么事,对整个遖宿王府来说那就是灭顶之灾。
    蹇宾当然知道齐之侃的顾虑,只见他搂着齐之侃的肩说道:“小齐,我已经安排好了几个身手好的护卫,其中由你哥哥负责,小齐要对你楚大哥有信心。再说小齐也会保护我的不是吗?小齐难道忘了小时候那年我们出去玩的事了吗?”“我……好吧!”
     于是蹇宾顺利的将齐之侃拐出了避暑山庄,而楚珩和几个护卫则荣幸得加入了嗑狗粮小分队——因为一路上蹇宾以需要小齐保护为由,一直牵着齐之侃的手在招摇过市。“保护就保护,干嘛一直牵着我弟弟的手!”楚珩腹诽道,“你还没喝我弟弟成亲呢,应该避嫌!”
    一路上,小齐好几次想把手抽出来,这时候蹇宾就会幽幽地说道:“小齐,这样你就不会跟丢了,才能更好的保护我啊!”小齐:……“啪”!听到这里楚珩就觉得自己额角青筋直跳,他再也忍不住了:“公子,家弟年幼,恐怕无法胜任贴身护卫之职,属下立即给您换一个人!”
     蹇宾当然听出了言外之意,他挑眉道:“本公子对令弟的身手很有信心,所以楚护卫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好,这贴身护卫就不劳驾楚护卫操心了!”
   怎么办?好想揍人!我能揍太子吗?(毓骁:给我狠狠地揍!)这是楚珩的内心活动。而蹇宾则在想:这个顾十安怎么还没拿下楚珩,太没用了!(远在军营的顾将军打了个喷嚏)要不回京后帮帮他们吧,合欢散还是春宵呢?(顾将军和楚珩同时打了个寒噤)
      一路上蹇宾拉着小齐逛逛停停,“两位公子一起画张像吧!”走过一个画摊前,一个老画师说道。蹇宾停下问道:“老人家,你是在和我们说吗?”“是啊,两位公子感情真好,两位是新婚燕尔吧?”齐之侃刚想解释就被蹇宾拉着坐下:“老人家好眼力。我们的确刚成亲,我正君还小,有些害羞,他不好意思回你的话,老人家不要见怪!”“不怪,不怪!小两口感情好,一定会白头偕老的!”蹇宾搂着小齐说道:“借您吉言,那麻烦老人家为我们夫夫画一张像吧!”“好嘞!”
    只见那老人家用笔如神,唰唰几笔就在这上好的画纸画了落英缤纷的桃树下,青年温柔的注视着躺在他怀里睡着的少年,少年旁边有一个横倒的酒坛子,整个画面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当蹇宾看到这张画时觉得老人家不是一个普通画师,当他看到花瓣里那隐藏的题款时,大吃了一惊:“您是画……”老人家微笑着摇头道:“不可说!不可说!公子一两银子!”蹇宾惊讶地看着他,画仙的画只卖一两银子?老人家笑着说:“小可只给有缘人画,所以只收一两银子。”蹇宾虔诚得接过画,恭敬得递上了银子。
     这副画也是后世人们能看到的画仙柳韵子为数不多的人物画之一,因为他的画大多以山水为主,以至于后世一直有争议——许多人都认为所谓柳韵子的人物画是赝品。直到后来从天玑朝皇帝的帝后陵里发现了此画才佐证了画仙其实会画人物,只是不常画而已,所以他的人物画更珍贵。这是后话就不提了!
      在蹇宾搂着小齐画像时,齐之侃满脸通红一句话也没说,不是他不想说而是蹇宾点了他的哑穴让他开不了口。
    蹇宾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画像时,醉仙楼上一个儒雅男子痴痴地看他们不准确的说是看着齐之侃喃喃自语:“原来你已经嫁人了!老天为什么让我和你相遇又和你错过?”一个小厮走了过来:“二公子,大人让你赶快回京!”青年冷漠的说了一声:“知道了!你退下!”看着退下的小厮,青年冷冷一笑:呵呵!父亲和姑姑还真是异想天开,萤火安可与日月争辉?“走吧!回京!”青年走到门外说道。“是!”
    

蹇白虎🐯和齐小猫🐱

     白天一个火球从天上掉到了天玑山,惊天动地的响声使山里的动物瑟瑟发抖不敢出来看个究竟。当然一只小白猫除外——民间有句话叫“好奇心害死猫”!这大概就是猫咪的天性吧!
      那只小白猫寻了半天都没发现那个掉落的火球,倒是发现了一只受伤的白老虎!当然小猫还不知道他是一只老虎,还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同类,就是个头比自己大了许多。那只白虎的后腿受伤了,最主要的是那只老虎是昏迷着的。小白猫想把他拖回去,可是体型相差太大,他眨了眨眼睛,然后化成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抗着那头老虎就走了。
      小白猫不对是猫妖把老虎抗回竹屋内就去拿药,好在他的狐狸哥哥给他留下了许多仙丹让他救命用的,于是他毫不吝啬的全拿出来救这只大猫并且还为他输了好多灵力。忘了说了那只狐狸精不对是狐仙叫慕容离,据说被天上的玄武神君用海南鸡拐回去了。如果此时慕容狐狸看到他留给小猫自救用的仙丹全喂给了这只老虎,他一定一巴掌拍死这只老虎,省得他那傻弟弟浪费丹药。
      也许是那些仙丹发挥了作用,那只白虎居然化型了,还变成了一个美男子。那只老虎醒来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小猫妖看他要摔倒了,赶紧过去扶住他并顺手给他递了一杯茶。(不要问我为什么作为一只🐱会泡茶)白虎看到扶着自己的少年面容时,心中充满了疑心,因为这个少年与他的一位故人很相似,可惜他……
   白虎的眼神晦暗不明:“你是谁啊?”“我吗?我姓齐,是一只猫妖,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你早就被那些猎人抓走了!”少年开着玩笑,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白牙,脸上还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更像了,世上还有如此相像之人,白虎的心中疑虑更重了。“大猫,你叫什么啊?”没心没肺的齐小猫继续问道。“大猫?谁是猫啊?想我堂堂白虎神君居然被一只小奶猫说成是猫这种柔弱的生物?”白虎神君已经内心已经飓风狂飙了。“我叫蹇宾,是白虎!”蹇宾咬牙切齿道。“煎饼,好特别的名字啊!我就齐之侃!哈……”齐小猫打了个哈欠,“煎饼,我要睡一会儿了,你自便!”说着少年就睡着了,还化回原型——一只雪白的毛团子。蹇宾一看居然是雪猫,那可是猫妖中的战斗机。
      蹇宾神色复杂的看着床边睡的没心没肺的小东西,然后把他抱起来用灵识探了探他的额头。过了一会儿蹇宾脸上露出了似喜似悲的表情,他抚摸着怀里的毛团子喃喃道:“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你了!这次不准再离开我了!我的妻!”
      齐小猫终于醒了,只是等他醒来已经不是原来住的地方。“这是哪里?”齐小猫睁着一双迷糊的眼睛。“小齐,你终于醒来了!”一个充满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小齐?是在叫我吗?”齐小猫陷入了深思,“记忆中有人这么叫过我,可怎么都想不起来了!”看着用爪子不断拍脑袋的小雪猫,蹇宾心疼的把他抱在怀里揉着他的小脑袋说道:“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小齐,我带你去吃饭吧!”若问小齐爱吃什么,看看小齐如今的形象就知道了,心机虎为他的小猫做出了一桌全鱼宴。蹇宾抱着小猫不断的给他喂食,小猫那叫吃的一个心满意足,都在蹇宾身上打滚了。“小齐,我找了你好久,不要再把我丢下了!留下来陪我好吗?”蹇宾抱着小猫,神情有些落寞。许是他落寞的情续触动了小齐,鬼使神差得他答应留了下来。从此,西方白虎殿里多了一只叫小齐的小猫,而蹇宾到哪儿都要抱着那只猫,生活还是很惬意的。当然某些人能不来那就更美好了。
      “快把你家那只狐狸带走,别再勾搭我们家小齐了!”暴躁的蹇宾提着玄武神君的衣服吼道。“喂,若不是我们家阿离,你家那只小猫出生时就因灵力太强而爆体而亡了!再说勾搭你家小猫的还有陵光家的蓝孔雀和孟章家的黑貂,凭什么只找我!”
   正在吃瓜看戏的青龙和朱雀突然觉得自己膝盖中了一箭,看到蹇宾恶狠狠的目光,陵光赶紧转移话题:“蹇宾,为什么齐之侃到现在还没化型?”蹇宾叹了口气:“他灵力不稳,之前又输了不少灵力给我!”“把千胜给他吧,毕竟那是他的兵器。”孟章说道,“也许他记起了前世就能控制自己的灵力了!”“绝对不行,我情愿不要他恢复记忆,也不能冒险!万一控制不了灵力而爆体呢!”蹇宾白了一张脸。
      但是,蹇宾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齐之侃作为一只猫是有好奇心的,这一天他趁蹇宾不在,来到了一个房间里,看到那个房间里放着一把剑,他好奇心一发作碰了那把剑。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周身灵力暴动,自己身体像是要被撕裂了。
       “小齐!小齐!你回来啊!”匆匆赶来的蹇宾撕心肺裂的喊道,“小齐!你说过会陪着我的,你这个大骗子!你说过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你说话不算话!”听到这撕心肺裂的喊声,齐之侃觉得心好痛,他不想让蹇宾伤心。同时他觉得一切好熟悉,突然周身灵力不再暴动了,光圈中那只小白猫竟然化成人型了。齐之侃想起来了:他本是天上的战神,和白虎神君互生爱慕,成了一对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谁知后来魔族来犯,后来他舍弃了一身的修为和那些魔头同归于尽。只是他的灵力太强,所以每一世的转生都会因灵力太强爆体而亡。直到这一世,慕容离找到他,集合了公孙钤仲堃仪和裘振四个人的力量一起暂时封住了他的灵力,才让他活了下来。
      看到齐之侃没事,蹇宾昏了过去。原来是蹇宾情急之下用神识走进了齐之侃的内心唤起他的记忆,只是此法太过凶险,一个不小心不但救不了小齐,还会把蹇宾折在里面。
      “你怎么这么傻!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齐之侃在床边看着昏睡的蹇宾哭了,“你醒醒啊,醒过来我什么都听你的,再也不离开你了!”“真的!”蹇宾突然睁开了眼睛,“小齐,可是你说的,什么都听我的!那我们做点有意义的事吧!”“你,放开啊……嗯……哈轻、轻点……”“遵命,我的妻!”听到白虎殿里的动静,天帝啟昆和其他三个神君觉得没必要进去了,看,人家白虎精力旺盛,根本就没事!
     
      

哑哥儿3

     齐之侃成了蹇宾的近身侍卫,可是他至今都没有见到那个神秘的天玑王,他就觉得自己这个侍卫当得莫名其妙。好在齐之侃的心态好,所以他每天也就练练剑看看自己带来的书,然后就是站岗执勤。
      有一天,一个长得比较壮硕的士兵叫换完岗正准备回房的齐之侃:“喂!那个谁,这是新来的侍卫,你带他到侍卫房。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就走了,边走还边嘀咕:“侍卫队刚来了个小白脸,怎么又来了个小白脸,就这两个小白脸能做什么?简直是浪费粮食!”齐之侃武功好,那个士兵的话一字不差的传到了他耳朵里,他有些尴尬的看着身边的新同伴,发现他老神在在,应该是没听到。
      好脾气的齐之侃将人带回了侍卫房,然后就坐在床上看书。“我叫安昊,很高兴认识你!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正在看书的齐之侃听到这句话有些茫然,过了一会儿才明白对方是在和自己打招呼,笑了笑然后拿出一个小木棍在地上写道“齐之侃”。“你不会讲话?”话一出口安昊就后悔了,因为这句话唐突了,有些无礼。齐之侃不在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指指自己的耳朵又指指对方的嘴表示自己能听到别人讲话,神奇的是安昊居然明白了。
      “小齐,你在看什么书?”来人自来熟得问道。听到“小齐”这个称呼,齐之侃愣了愣,然后把手中的书递给了他。安昊拿起来一看是《左传》,翻了几页后又还给了他,然后问了句:“我可以睡在你边上那个空床铺吗?”齐之侃点了点头,安昊便把自己的被子铺到了齐之侃右手边的空铺上(齐之侃的左边是墙)。
       晚上,齐之侃趁大家睡着了,悄悄来到河边。除下自己的衣物,他走进了水里。月色朦胧,照在他的胴体上,如果这时候有人经过就会感叹一句——好一副月下美人沐浴图!不知为什么,齐之侃总感觉背后有双眼睛盯着自己,他草草洗了一下后快速的穿好衣服回到营房。
    营房内,大家都熟睡着,齐之侃轻轻上了床躺下,旁边的安昊突然转了个身一把搂住他的腰,嘴里还呓语着:“小猫……”被搂住腰的齐之侃全身僵硬,他怎么也没想到安昊的睡相回如此呃特别,他本想把那人的手掰开,但身后之人嘴里说着梦话:“小猫,别跑,让我抱抱……”算了,即来之则安之!齐之侃睡着前想着。而他身后的安昊嘴角却微微翘起,不知梦到了什么好事!
      第二天早上,安昊醒来发现自已搂着齐之侃睡了一夜,吓得赶紧道歉:“小齐,对不起,我、我睡相不太好!”齐之侃摆了摆手表示没关系并让他松手,安昊这才发现自己的爪子哦是手还搂着某人的腰。两人起来迅速洗漱完毕后,就去吃早饭。“小齐,你还没碰过哥儿吧!”正在喝粥的安昊突然说了一句,“要不等哪天有空了我们就去醉春风玩玩吧!听说那里面有好多热情大方的美人呢!”正在吃包子的齐之侃听到这句话被噎住了。“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某罪魁祸首笑眯眯得拍了拍他的背,“小齐,来喝点米汤!”喝了米汤的齐之侃好不容易把食物咽下去后狠狠地瞪了眼害他噎到的人,草草喝了一碗粥后齐之侃有些狼狈的先走了。“呦,他还是蛮可爱的嘛!”看着小齐狼狈的身影,安昊笑得像只狐狸,他不紧不慢得吃完手上的早饭,然后追上齐之侃,他今天还要和小齐一起为王爷站岗呢!